《Tangled[魔发奇缘]》

第七个镜头,从妩媚长发变作帅气短发的Rapunzel,激动地搂住起死回生的Flynn,青涩而霸道地主动献吻。真正风情万种,娇羞无限。这可是童话故事中很少有的情节!然而在我眼里,却是迪斯尼突破性的点睛之笔,把Rapunzel身上那种超凡脱俗的活泼率真绝妙地点活了。

永利网址,面对着Disney出品的动画片,暂时没有可以被自己带进电影院的小孩儿——少了他们的作伴——也就少了能给我从动画片中获得情感体验的点拨,依然还是成人的心态看迪士尼的动画,要求着其具有剧情片的合理性,被为动画片写点什么的要求折磨。

我必须得说,《Tangled》这部动画片无论从主题上还是细节上都触发了我太多的共鸣。共鸣的主题叫做回家。至于细节,整个电影一共让我大哭了两次。

Tangled.RETAIL.DVDRip.XviD-NeDiVx

整部影片中,至少有七个镜头让我为这位清纯火辣的可爱公主深深惊艳。

学到一点知识:Mother
Gothel,是德文中一个教母常见的称呼,意指过度保护的父母。Rapunzel应该是不止被过度保护,已经到了被禁锢的地步(参考《Kynodontas[狗牙]》)。在林中挣扎着自己到底是不是妈妈的好宝贝的Rapunzel,应验了好女孩上天堂,坏女孩走四方。

2010.12.16

酒馆的流氓们因为有人生梦想,因而能体谅Rapunzel,并且帮助她。Dream成为了剧情的一个重要道具。众人一起唱出“I’ve
Got A
Dream”,从字面上看虽然俗气,但配以动画之中的各色人物,体验梦想力量的乐趣大过被说教的无聊。更精妙的情况出现在Rapunzel和Flinn之间,多少版本的“我爱你”,都不如“You
were my new dream.And you were
mine.”的郎情妾意。而有关梦想不是用一生去实现,或者实现了某个梦想就觉得此生无憾的玩意儿。梦想可以实现,然后再可以有新的梦想等待实现,有关梦想Flinn的解读真不错。

为什么迪斯尼永远不会让人失望?因为迪斯尼代表的永远都是那千万分之一的犯傻有理。一起看完电影的师哥发表感言,“整个片子都很完美,只是有一处稍微郁闷,男主角为什么就不能等Repunzel给他疗完伤之后再割掉她的头发、为她找回自由?”我说:“要是那样的话他也变成算计了。”要是那样的话,倒也不是没可能成为现实世界中的某种happy
ending,却再不是一个富有魔力的童话。——只有强调了不计代价、舍生忘死、傻子一样的为对方着想,那才是爱情,才可以trigger
magic。那才是迪斯尼!至于之后魔法是如何发挥作用起死回生的,你大可以相信导演,相信迪斯尼的财力。长发没了,还有美人泪;眼泪不行,还有鼻涕;鼻涕不行,还有心电感应……而那些白花花的银子堆砌出来的金灿灿的3D效果,真正比做梦还美,直叫人生死相许,热泪盈眶。

曾经的白马王子,现在以盗贼的面目示人,所以Maximus对其都很不屑一顾。Flinn有多少道德感,他想独占公主的头饰,一开始就没有留给人好感。当他要被巫婆用头饰再次测试其对Rapunzel情有多深的时候,是编剧救了他。放弃一个完美的王子幻想,建立一个油滑的牛仔形象,“王子”公主的把戏又具有了新意,为未来走出了一条新路。

唉,可是此时此刻我有多么多么想念我的巫婆爸妈啊!也只有这对冤大头的巫婆爸妈,支持我任性的坚持,纵容我自由的闯荡。虽然没有给我一个天生的公主头衔。没有整个城市的子民为我放灯。没有夜夜年年为我暗自神伤。可他们自始至终让我明白一个最简单、最重要的道理:就是NO
MATTER现在的我有多么多么“不敢”回家,只要我自己克服心结,我的回家之路随时灯火通透。

http://axinlove.com/2011/04/tangled/

最近为了申请SJD,我看了好多Law and Economics理论方面的书和文章。所谓Law
and
Economics,就是用经济学的原理解释法律,解释社会现象。这种方法论从最开始被运用到跟市场密切相关的法律学科(比如反不正当竞争法、反垄断法),发展到后来更广泛地被引入传统私法领域、刑法领域、以及被用来论证英美法系以“案例”作为法源的重要性。最近几年,它甚至被用到环保法、妇女权益保护法等新兴的、与传统意义上的“经济”概念毫不沾边的法律学科当中,以证明某种法律规范某种社会行为的合理性,或批评现行法律制度效率低下的改善空间。

原著故事的简单堪比电影《Alice In
Wonderland[爱丽丝梦游仙境]》,基本上只是一条线的故事。从格林童话改编过来的剧情,除了王子和公主经历磨难最后幸福生活在一起的主题之外,电影在人生梦想、女孩成长和坏小子抱得美人归的变奏里发挥着想象力。

4.回家的路永远灯火通透

Movie Rating:7。
三天的假期看了多部电影,以至忘了为《Tangled[魔发奇缘]》留下一点关键词。想不起老巫婆摔死,自己责怪Rapunzel不念养育之恩的情感要求。也忘记了电影之中具有狗的嗅觉的Maximus,这匹马的强烈是非正义感值得大书特书。还有The
Snuggly
Duckling里的一群各有梦想的恶棍,最后的大团圆若少不了他们必然会失色不少。把《Tangled》当做一部没有营养的动画看完就丢在一边,不了躺在硬盘里的数十部剧情片在大声嘲笑,“看不起动画片,又不耐烦闷作,虚伪的无以复加”。

 
2.被解构的白马王子

《Tangled[魔发奇缘]》
by @xinl.ve 110406

Rapunzel是个倒霉孩子。王后难产,吃了由太阳光芒幻化而成的花朵才生下Rapunzel。于是太阳花治愈百病、永葆青春的魔法便转移到了小公主Rapunzel的金发里。贪心的巫婆为求自己长生不老,从小将Rapunzel掠了去,骗她说自己是她的亲妈妈,并将她软禁在高塔中18年。难能可贵的是,Rapunzel并不是可怜巴巴、心心念念等着白马王子来救赎的花瓶一枚。

第一个镜头,哪一个女孩不曾幻想自己一夜长大,一觉醒来就变成一个眉清目秀、前凸后翘、精灵古怪、活泼跳脱的轻熟女?影片开始第五分钟左右,倒霉萝莉小公主到18岁阳光小魔女的迅速切换完美地实现了这个效果。

这个观点本来我没打算写到影评里,不过既然想到这了,就先提一下,今后还想针对这个题目专门写一篇东西。

毋庸置疑,用经济学原理解释法律的核心是“法律如何促进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与所有其他经济学研究相同,“理性人选择”是这一理论的大前提。“理性人”假设是指作为经济决策的主体都是充满理智,
精于判断和计算, 其行为是理性的。在经济活动中,
每个主体所追求的惟一目标是自身经济利益的最优化。(出处:百度百科)而纳什的博弈论更是将普遍存在的利他行为也解释为更深远或多步骤的利己行为。

我想起某校内分享里面的一句话,“请不要随便说热爱生活。希望你真正见识过生活的风刀霜剑之后,仍然能笑着说你热爱它,倾你全力改善它。”对女孩子而言,这大概就是公主般的光环所在了吧。以女人更富有感染力的笑容,以女人更含有包容力的柔软,以女人更具有承受力的坚韧,去笑,去爱,去治愈,去照亮。

第二次是Repunzel从出生留到十八岁的长发终于被割断,焕然一新的她站在素未谋面的亲爹亲妈面前与他们相认的画面。我很在意长发这个细节,大概是因为我自己的头发自从离开北京来到多伦多以后就再也没剪过。我还记得临走之前“阿强造型”的阿勇特意跟我说:“我听说外国剪头发贵,我给你剪一个可以一直留起来的发型,等你回来的时候再到我这里剪掉。”我说:“好。”然后我就真的再也没剪过。一半是因为阿勇给我修整过的发型真的可以一直留起来不难看,另一半是因为加拿大剪头发真的很贵。结果一年半的功夫,最长的那几根真的都快要长到腰了!有时候我自怨自艾地抚摸着一头长发会想说:这发黄的发尖啊,估计是连FQ都见过的;中间这一段,见证过GARY和我的美国之行;而发顶这一截,陪着我默默走过孤独又难忘的一年。(Sorry我知道这种想法有点变态。)它们始终都默默地生长,no
comments,no judgement,no
betrayal,只有记录和陪伴。——唉,其实连记录和陪伴也谈不上。我现在忽然特别理解古时候那帮不得志的诗人,小时候虽然也喜欢他们的文笔修辞,可老是不太能明白他们咋就那么神神叨叨地觉得天下一切静物都在跟他们互动呢。见个月亮乡愁。见个桃花思春。见个蛙叫竟然开始忧国忧民。……可直到我自己“背井离乡”处处碰壁这么些日子,我才真正理解了这种孤独下的才思,憧憬中的抑郁,也无师自通地学会在愁得一时半会儿解不开的时候小酌一杯自我安慰道,“梅兰芳要是缺少了这份孤独,就不再是梅兰芳了。”

第三个镜头,Rapunzel第一次从高塔中走下来,脚尖第一次碰到青草的触感,溪流的清冽,微风的和煦,野花的烂漫。她一面陶醉在无限自由的畅快淋漓中,一面陷入了对巫婆妈妈的内疚自责。突然,一只无辜野兔的惊吓,让气焰嚣张的她瞬间八爪鱼般地挂在了Flynn的身上。——啧啧,这样清纯无心的致命诱惑,我真是非常佩服男主的定力啊定力,居然还有心情开始在那边讲起大道理来!

当然,整部片中最直接拿“白马王子”概念开涮的还要属跟这位神偷王子命格相克的皇家神马Maximus——收到通缉男主皇令的御马Maximus,竟是一路追捕Flynn入牢的最有力捕手!从刚开始两者势不两立的搞笑冲突,到一人一马先后臣服于Rapunzel美色之后的暂时妥协与暗自较劲,再到Flynn真正被恶毒同伙陷害入狱Maximus引来援军相救的大反转,再到Flynn试图尽释前嫌被Maximus彻底鄙视的“人卑马尊”关系定局,彻底颠覆了王子与白马半个世纪以来的和谐模式。

我想,我并不是鼓励自己鼓励别人不合理。而是合理或不合理各有妙用。人类的理性是用来相互理解的。人类的非理性是用来相互感动的。为什么我们心里永远都有迪斯尼的位置?就是因为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或多或少都存留着对magic的期望。去年,LA迪斯尼乐园圣诞游行的结束语是“Believe
in magic one more
time”。烟火绚烂的夜晚,美好得叫人无法不相信。可后来现实却告诉我犯了傻。不过我不沮丧,因为我只是撞上了大概率事件。这并不妨碍我继续期待。As
a matter of fact, I will always believe in magic one more time.

我记得在洛杉矶的迪士尼乐园,好几次被各种卡通人物指着我身边的人问道:“这位是不是你的Prince
Charming?”我看着当时身边典型东南亚长相特征的黑瘦男孩,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带点玩闹色彩地回答他们说“kind
of.”我到现在都有点怀疑后来那个不太愉快的结局会不会就是当初这个不祥的“kind
of”给害的。

我个人是比较认可这种理论的科学性的。“理性人假设”,按照概率学来说,应该是成立的吧。可是毫无疑问,生活中的“理性人”是不太招人喜欢的。比如说,动画片《Tangled》中我认为最符合经济学理性标准的人物应该就要属巫婆了。她为实现青春永驻的自身经济利益最优化目标,付出了巨大的劳动成本——千里迢迢上山偷摘太阳花,未得逞又犯险入宫偷剪Repunzel的头发,发现这招行不通又冒天下之大不韪将她掠夺了去,甚至还表现出了迂回的利他的双赢的抚养教育行为。巫婆没有什么大错,她有的无非是自己稍微贪婪的愿望和为之合理的算计。但是这样的人物,我们不爱她。

爱一个电影可以有很多种理由。但最最重要的理由之一,却在于它的应景。

第二个镜头,用金色长发牢牢绑住Flynn的Rapunzel从阴影中一点一点地走出来,紫色纱裙,金色长发,碧绿无邪的眼眸,新鲜带怕的神情,再加上一点女权主义SM色彩的刁蛮霸道,让男主在无比郁闷之中还是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第五个镜头,Rapunzel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回到自己的王国,小孩子帮她把金色长发用美丽的野花编成发辫。她快乐地带着人们跳起舞来,整个城市都沸腾了——老实的小摊贩,搞笑的小痞子,上了年纪的老妪,羞羞答答的儿童……无论是谁都无法拒绝她的邀请。这就是传说中华丽丽的公主气场啊!

于是,这位除了桃花运以外一无所有的腹黑倒霉花瓶男就这样悲戚戚地当选了迪斯尼“史上最窝囊最吃软饭最没地位男主角”。可是我们心里却十分清楚,我们对于这位神偷Flynn的喜爱程度要远远超过那个毫无建树却无端统治了女人梦想许多年的“Prince
Char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