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圣瓦里:体验百分百非洲野性

  清晨航班抵达黄金之都约翰内斯堡,兴奋的心情以及机舱外微微发甜的空气驱散了长途飞行的疲劳。随后是在一处特别的停机坪乘坐小型飞机直接飞往萨比萨比顶级营地和私人保护区,看着机翼下繁华的城市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望无际的丛林,我知道这次是来真的了。 

  在郁郁葱葱的丘陵地带驱车半个多小时,又经过一段土路的颠簸后,我到达了圣瓦里保护区内离大门最近的一处营地,这里是我当晚住宿的地方。别看地处荒野,营地却建得舒适整洁。办好手续已是下午4点多,阳光不再那么刺眼,是开始黄昏巡游的时候了。这时,一个身穿褐色制服、挎着猎枪的黑人满脸笑意地跳上驾驶座,他跟大家打招呼:“我叫斯福(Sipho),是今天巡游的司机兼向导,希望大家能见到我们非洲的五大兽,会很安全的,你们放心。”说着他晃了晃手里的枪。

探索频道的现场观众 

图片 1
鸵鸟群

图片 2

  南非的游猎胜地

 

  保护区内的猎巡车辆都配有无线电呼叫设备,向导们不断保持通话告诉对方见到动物的情况。从营地出发大约50分钟后,呼叫机里传来短促的通话声,斯福马上掉转车头向一片树林密集的小山开去,因为他得到“线报”,说那里有一个大象群。路两边的树丛越来越密了,斯福放慢了车速,除了马达低低的轰鸣,我听到树林里发出沙沙的声音,突然,一个硕大的身躯从树丛里钻出来。虽然我曾在动物园、图书和屏幕上见过无数次大象,但当这个满身褶皱的家伙站在面前时,我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惊呼:好大啊!看来大象们要穿过这条路,我们停车屏住呼吸,两头、三头,不一会儿,我们一前一后两辆车被“淹没”在象群中。这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一头成年象朝我们的车走来,越来越近,莫非它要对我们做什么吗?大象在车前停了下来,似乎是汽车的后视镜引起了它的兴趣,斯福用手在车前盖上短促地拍了两下,这头象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掉头走开了。这时,我听见大家不约而同地低声长出了一口气。

  在营地中除了每天两次的精彩动物探寻体验外,萨比萨比顶级营地内的每日三餐均出自名厨的料理。这里还有大量的南非葡萄美酒和令人垂涎的各种饮品,甚至有两个丛林酒窖。在游泳池边的酒吧里喝一杯,看着露台下不时出没的动物真是享受。营地中的客人还可以前往很有特色的非洲Spa来放松身心。夜晚我们从令人兴奋的游猎返回后,熊熊的篝火已经点燃,在沙地上的非洲晚餐即将开始,盏盏煤油灯内跳动的火苗,满天的繁星以及清晰可见的银河,铺着白桌布的餐桌上的各种美味佳肴,正在迎接着我们。一阵细细的晚风吹过面颊,红酒没有入口人已半醉了。

  开出营地不久,斑马、羚羊等就陆续闯入视线,大家开始兴奋地拍摄这些或是低头啃草或是警觉地盯着我们的生灵们,斯福则给我们讲公羚羊在发情期如何为争夺母羊而大打出“角”的趣闻。这个土生土长的科萨人说,东开普省在200多年前曾经是野生动植物的天下,随着欧洲移民不断来到这一地区开荒垦殖,野生动物遭到大量射杀。上世纪90年代初,伊丽莎白港的商人Adrian
Gardiner买下了目前圣瓦里保护区所在的大片土地,这位热爱自然的南非人一直梦想着让这片土地重新成为非洲动物们的乐园。由于成功地引入种群,开展一系列的动物保护项目,圣瓦里已成为南非知名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之一,同时,也因为拥有7处豪华的野外度假旅馆而吸引大批海内外游客。“Shamwari在我们科萨语中是朋友的意思,希望我们大家和野生动物在这里如同朋友般和谐相处。”斯福说。

  吉普车马力强劲,载着我们在一望无际的丛林中穿行,迎面吹来的风中有种特别的气息,融合了植物和泥土的味道,甜甜的。经验丰富的理查德不断用无线电和其他的车辆用听不懂的南非荷兰语沟通,通报各自的发现,并不时停车看土路上的脚印并说着什么。几次丛林探寻后,我不但看到了所有的五大动物(狮子、大象、犀牛、花豹、非洲大水牛),还多次以不可思议的近距离欣赏这些动物,甚至还亲眼目睹了花豹把刚刚捕获的野猪拖到树上大啃,那骨头被咬碎的声音至今仍然记忆犹新。一路上惊喜不断,我们遭遇了脾气暴躁的大象、看到了带着宝宝的犀牛妈妈、优雅的长颈鹿还有许多许多的羚羊和斑马等。车子开到一处视野开阔的小丘之上,我们的向导允许大家下车并在引擎盖上铺上桌布,变魔术般地摆上了各种美食和酒水饮料。大家喝着,聊着,目送火红的落日沉下地平线。回来的路上天已经全黑了,陆虎车灯在茫茫的丛林中好像两点烛光,无意中一抬头我简直要惊呆了,头顶是漫天的星斗和清晰可见的银河! 

  “Safari”源自东非斯瓦西里语,原意为“长途旅行”,被英语收纳后现在的意思是“观看野生动物的旅行”。在南非除了圣瓦里,广受欢迎的游猎胜地还有:

 

  天色渐渐黑下来,大公象还是堵着我们要返回营地的路,丝毫没有放弃对峙的意思,一直谈笑风生的斯福也收起了笑容,虽然他拿出随车带的便餐和红酒招呼大家吃喝,但我看得出他隐隐的焦虑,因为等天完全黑下来后土狼等就会出来活动。回到营地后,斯福安抚惊魂未定的我们说:“这头大象肯定不是真的发怒,它只不过是想给我们一个警告,表达一下不满。”以前总觉得南非不像非洲,但在这一次的丛林历险中,南非终于向我展示了它百分之百野性原真的一面。

 

  4、萨比私人野生动物保护区(Sabi Sand Private Game
Reserve):与克鲁格公园相连,但属于私人野生动物保护区。如果想体验顶级奢华的非洲丛林历险,这里是最佳选择。

非洲丛林之中的行宫 

  1、克鲁格国家公园(Kruger
National Park):南非面积最大、动物种群最多、游人最多的保护区。

 

  3、Hluhluwe-Imfolozi保护区:位于夸祖鲁-纳塔尔省,占地960平方公里。这里最大的吸引力是能看到珍稀的非洲黑犀牛和白犀牛。

 

  5、阿多大象园(Addo
Elephant National
Park):这里是有野生象群分布的非洲最南端,离圣瓦里不远,是游玩花园大道的游客容易到达的地方,不仅有非洲“五大”,最有特色的是300多头大象。

 

图片 3
圣瓦里野生公园中的这只巨大的公象堵住了车道,俏皮地打量起这些被堵在路上的游客

 

  从东开普省的伊丽莎白港向东北方行车70多公里,就是占地2.5万公顷的圣瓦里野生动物保护区(Shamwari
Game
Reserve),这里是著名的高档私人野生动物保护区之一。在南非广袤的大地上,除了克鲁格国家公园等近30个国营的大型野生动物保护区外,还有上百个像圣瓦里这样大小规模不等的私人野生保护区。这里同样是野生动物的天堂,在专业向导的带领下,您同样可以在敞篷越野车里展开一场野趣横生的游猎之旅(Safari),见到非洲五大兽(大象、狮子、花豹、野牛、犀牛)的机会一点也不比在克鲁格公园少。

  我还是在一本杂志上第一次看到了关于萨比萨比顶级丛林营地酒店的介绍,印象极深的是几个手拿相机的游客坐在一辆超酷的陆虎敞篷越野车上,停在一群大象之中,四周是非洲特有的丛林灌木,似乎大象完全没有介意这辆车和这些人。这个场景太难忘了,所以在计划南非旅行时首先想到的就是从电脑的收藏夹里找出当时浏览并保留下的官网研究研究。 

  车子继续前行,爬上一个小山丘后,我们看见不远的低洼处的水坑边竟然聚集着一个更大的象群,其中还有一头小象似乎初生不久,在那里嬉闹。见到这幅景象,大家争相拍起照起来,在寂静的野外,快门的咔嚓声此起彼伏,甚至有点刺耳。这时,敏感的大象注意到了我们,它们迅速移动把小象围了起来。更糟的是,一只成年公象扇着耳朵、甩着头冲我们走过来,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斯福缓缓地把车子倒了几步,大象也跟上几步,好像在担任警戒任务,不许我们靠近象群,护犊之情表露无疑。这时我感觉到,刚才我们的行为可能侵犯了象群的领地,惹人家不高兴了。我听说过很多关于大象发怒后造成的悲惨结局,没想到现在自己也身处这个境地,真的有点毛骨悚然了。

 

  2、匹兰兹堡国家公园(Pilanesberg National
Park):占地5.5万公顷,运气好的话可以看齐非洲五大兽,地处度假胜地太阳城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