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举行“反危机与再平衡困境下的世界经济”世界经济论坛

摘要: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中国社会科学院智库工作协调办公室主办,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承办的中国社会科学院高端智库论坛之2016年经济形势座谈会聚焦:新常态、新改革、新发展定于2016年2月16日8:30在北京市朝阳区中冶大厦(三元桥)9层召开。社科院世界…

12月12日,由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主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协同创新中心协办的中国人民大学世界经济论坛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馆报告厅举行。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雷达教授代表课题组发表主题为“反危机和再平衡困境下的世界经济”的论坛主报告。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刘伟出席论坛并讲话。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中国社会科学院智库工作协调办公室主办,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承办的“中国社会科学院高端智库论坛”之“2016年经济形势座谈会——聚焦:新常态、新改革、新发展”定于2016年2月16日8:30在北京市朝阳区中冶大厦(三元桥)9层召开。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表示,今年全球的经济增长堪忧,可能出现某种形势的金融危机。

图片 1

  具体内容如下:

中国人民大学原副校长杜厚文、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南开大学副校长佟家栋、北京师范大学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贺力平、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分别就论坛主报告作评论演讲。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宇主持论坛开幕式,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党委书记关雪凌主持报告与评论环节。

  张宇燕:

刘伟校长在讲话中指出,世界经济论坛作为中国人民大学新的研究平台秉承了将自身学科优势与社会需求相结合的优良传统。在当前经济全球化曲折向深入发展、中国经济深度融入世界的形势下,世界经济论坛的举办具有充分的必要性和重要意义。世界经济论坛致力于打造一个中国了解世界,世界了解中国的互动平台,为研究世界经济的专家和学者把握世界经济脉搏,寻求可持续的、共赢的经济繁荣政策提供我们的服务,并通过我们大家持续的共同努力,打造出中国研究世界经济问题的高端“智库”。他希望各位与会专家通过研讨,共同探寻世界经济的发展脉络与中国的应对策略,并预祝论坛取得圆满成功。

  各位老师,各位同仁,大家上午好!我用10分钟时间简单谈谈2016年世界经济形势。

图片 2

  讲2016年的形势需要简单回顾2015年。2015年我列了八点:经济增长总体来讲还是继续放缓,各个国家业绩分化。就业态势总体来讲有点改善,但各国也不一样。物价水平稳中有降,通缩抬头。国际贸易低速增长,直接投资动力不足。债务问题高位积累,风险加剧。金融市场出现振荡,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低迷。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宇在主持论坛开幕式时表示,设立世界经济论坛,是为了促进世界经济学科的发展、探讨中国和世界经济中的重大问题,希望通过论坛切实地发挥经济学院专家学者的智慧,为国家的学科发展做贡献,也为国家的建言献策尽力量。张宇教授代表经济学院向与会的各位嘉宾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和诚挚的感谢。

  当前世界经济运行的关切点和关注今年发展主要有这样几个因素:

图片 3

  第一,发达国家的需求管理政策有一些效果,但长期来看问题依然存在。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去年的情况还不错,消费支出也在增长。总体看,新兴经济体越来越不行,发达国家情况越来越好。但这个判断一定要特别慎重,因为发达国家的潜在增长率是很成问题的,包括劳动生产率的增长。七国集团除了加拿大,其他六个主要发达经济体生产率增长都低于1%,而且连续多年。美国全要素生产率连续三四年零增长,人口结构变化也是不力。政策效果在递减。

论坛第二单元由经济学院党委书记关雪凌主持。她表示,世界经济论坛一直着力于打造一个三位一体的平台:第一是学术平台,通过关注世界经济的重大理论问题推动世界经济学科的发展;第二是服务平台,通过聚焦于世界经济的前沿热点问题为世界经济的健康可持续发展、为中国经济的不断强大建言献策;第三是交流平台,汇集世界经济学界老中青三代优秀学者和学子们共同交流。

  第二,超低利率带来的负面效应逐步积累。超低利率导致了债务问题,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估计,低利率最后导致进一步的低利率,进入了恶性循环,投资者承担过度风险,恶化了信贷配置,诱使政策制定者推迟促进经济增长的根本改革。2009年全球经济衰退,这之后实施了量化宽松政策,大家基本看法好像规避了全球经济陷入大萧条,但是为下一次的消退埋下了伏笔。“成功是失败之母”,推迟了改革使人产生了自满心里,部分财富从债权人转到债务人,从储蓄者转到消费者和投资者。利率正常化水平和恢复速度充满不确定性,资产泡沫。我们看到今天超低利率带来了一系列的负面效果,债务羁押对增长和金融稳定造成了威胁。目前看,世界进入了“有毒组合”,低通胀、低增长、低利率、高负债,谁都知道这种组合不可持续。关键是解决债务积压不存在着完美的手段,它需要更快的增长,债务重组、通胀、财富税等等,但所有手段都有自身问题。去杠杆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到全球经济增长。

图片 4

  第三,全球债务现在达到了人类历史上的最高水平。麦肯锡全球研究所去年有一个关于债务的估算,全球债务现在超过200万亿美元,他们去年四月公布的报告是199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290%,这是历史从未遇到过的。特别是新增债务数量很大,2009年到2014年净增57万亿美元债务,很多国家的债务,日本最高,西班牙、英国等很高,私人部门债务增长速度很快。

雷达教授在论坛主报告中将2015年世界经济运行现象概括为五大特征:第一,世界经济仍然处于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的复苏过程中,但是整体增速趋于下降。第二,国别之间经济增长出现分化,发达经济体的增长表现好于新兴经济体。而发达经济体中,美国好于欧洲,欧洲好于日本。新兴经济体增长连续6年出现下滑现象,但制造业出口国的情况好于资源品出口国的状况。第三,世界贸易增长慢于世界产出增长,这说明世界经济并没有在危机调整中实现再平衡,世界经济复苏仍然依赖于个体国家反危机政策的效果。第四,发达国家进口总量的增加并没有为新兴经济体的出口带来明显的拉动作用,而新兴经济体进口的深度下滑值得关注。第五,中国经济增速下滑至7%以下,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

  第四,美联储加息为全球经济走势带来的不确定性。原来的估计,从去年12月到今年总共要加4次,最后达到1.5%左右。现在看来由于经济走势不好,耶伦最近几次讲话都在往回退,这就使得政策失误风险在上升,复苏太脆弱,加息时机、加息力度、加息步伐一旦出现问题就可能导致经济衰退,包括金融危机等等。今年美国政策和欧洲、日本政策的分化还会引起一系列的影响。新兴经济体到去年年底,它借的债7.6万亿美元,70%、80%是新兴经济体借的。一旦美国加息,对新兴经济体影响非常大。信贷乘数再加上监管疏漏,意味着美国贷出1美元在巴西变成4美元,马来西亚是8美元,在智利变成10美元,这个乘数上去了,一旦加息,会出现大规模资本流动。

图片 5

  第五,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进入了中速增长轨道。过去5年新兴经济体发展增速一路下降。彼得森工业经济研究所讲五大周期同时结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分析了五点:制度、人口结构、基础设施、结构转型、宏观经济因素。它特别补充了一句:总需求不足成为常态,各个国家通过竞争性贬值以求获得全球经济的高大份额。这是当今世界的一大风险。

报告认为,中国经济增长应该关注的外部风险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第一,长期来看,美国再工业化政策的结果必然导致与高端制造业相关的服务业形成优势地位,中国必须对这一长期变化趋势予以合理的应对;第二,注意防范新兴经济体的政策失误所导致的复苏阶段的二次探底;第三,注意防范TPP协议中的贸易排他性对中国经济所形成的外部冲击。

  第六,国际贸易进入低速增长通道且TPP影响难辨。

与会专家围绕论坛报告进行了评论及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