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投毒杀夫未遂 检察官助其适用缓刑破镜重圆

破镜重圆

(记者 李昀霞 通讯员 黄洁
李丹)正月十五还没过,乌鲁木齐市各基层法院就开始频频受理离婚案件。21日,记者走访乌市沙区法院、水区法院和高新区法院了解到,春节后,离婚案件比春节前“明显增多了”。

刘彪

乌市高新区法院少年庭庭长帕丽旦介绍说,2月16日至21日,该院每天平均受理15起离婚案件,最高的一天20起。她说,其实每年春节后离婚案增多的现象一直存在,而且这一现象不仅在乌鲁木齐有,在全国范围内,每当长假过后,离婚者都会不同程度增加,“春节后尤为明显”。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2018年就到了。翻看过去一年的办案笔记,当看到罗悦琳故意杀人未遂案时,目光停了下来。这是我去年春节前办理的一起案件,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帕丽旦介绍说,这些起诉离婚的夫妻中,有些之前感情已破裂,但抱着一起过“最后一个年”的想法选择年后办理离婚,有的夫妻已分离两地,趁着回家过年的时间办理离婚,还有的夫妻仅是因过年期间有矛盾而离婚。

刚接手此案时,我有点好奇:这个女人与丈夫之间究竟有多大的仇恨,竟要致对方于死地。翻阅卷宗后,我发现,二人之间并不存在过不去的坎儿。罗悦琳是云南人,案发时38岁,朱云卫是江苏滨海本地人,比妻子大十多岁,二人育有两个女儿。因为生活琐事,二人平日里经常争吵。一天,朱云卫在罗悦琳的手机里发现一条暧昧短信,怀疑罗悦琳对其不忠,对她拳打脚踢。罗悦琳被打后产生报复心理,买了老鼠药,偷偷倒入朱云卫平时喝水的保温杯里,后因他人及时发现,朱云卫未饮用。

家住乌市长江路的张晓华,她的儿子和儿媳就因为家人催生孩子的问题,选择了在过年后离婚。55岁的张晓华说,除夕晚上,一家人聚在一起,儿子30岁,儿媳28岁,她催两个人生孩子,儿媳说“生孩子每月至少要增加2500元的开支”,公婆如果答应帮着带,再承担每月2500元孩子的生活费,她就答应生。

永利网址,阅卷完毕,我去提审罗悦琳,发现她的抵触情绪很大。她说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是被朱云卫逼的,朱云卫经常打骂她,这种日子没法过。我打电话给朱云卫,他表示无法理解和原谅罗悦琳。他说这个女人心太狠,没有一点夫妻情义。

张晓华一听拍案而起,婆媳吵了起来。儿媳表示不生孩子。“那就离开我家。”“好,那就离婚。”2月17日,张晓华的儿媳向沙区法院递交了离婚诉状。

我通过二人所在村的村干部了解到,朱云卫平常好吃懒做,为人固执;罗悦琳人很勤快,但个性较强。两口子平时沟通少,言语不和就吵架,吵起来朱云卫就动手。

而家住新兴街的狄丽娟则因为不堪忍受丈夫几年来的家庭暴力,2月19日,向水磨沟区法院起诉离婚。“大年初一一大早,我丈夫抓着我的头发把我往墙上撞,为了不影响女儿和公婆的情绪,我凑合着过了春节。但春节过了,我再也不忍了,我要离婚!”狄丽娟说,她和丈夫1997年2月结婚,婚后生了一个女儿。丈夫酗酒成性,“喝醉回来就找茬打我,结婚15年来,每年过年我都要挨打。”狄丽娟说,第二天清醒后丈夫就会向她求情,保证今后不再打她,“可只要一喝酒,就依然如故”。

案件背后的原因已清晰明了,我掩卷深思。在双方当事人心结未打开、怨恨未消除、矛盾未化解的情况下,如果将案件起诉至法院,罗悦琳很可能被判实刑,那会加剧双方的仇恨,也不利于两个孩子的成长。

2011年结婚的小杨两口子则因为回谁家过年的问题闹得不可开交。小杨是河南南阳人,他的妻子家在四川绵阳,小两口在乌市华凌玉石城卖玉器。2012年婚后的第一个春节,小杨带妻子回了河南。2013年春节,小杨的妻子认为该回四川绵阳过年了,可小杨的父母催儿子带媳妇回河南过年。为回谁家过年的事,小两口互不相让,过年谁家也没回,初七一早就到新市区法院办理离婚,为挽回这段婚姻,法官正在调解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