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会更好

—我相信未来会更好

《我不是药神》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一部电影,主要讲述的是名为程勇的人从印度走私便宜的“假药”卖给国内的白血病病人。虽然违法,但该药药效肯定,挽救了不少白血病患者的生命。但最终因贩卖假药,程勇入狱。全片围绕“印度假药”和“正版药”展开叙述。那什么是“印度假药”,什么又是“正版药”呢?为什么“正版药”贵出天价,而“印度假药”却如此便宜?为什么“印度假药”在印度是合法的,而在中国确是禁售的呢?

之前就有人说《我不是药神》是中国版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但今天看完之后,我觉得只是故事比较相像,内核真的完全不一样《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在于艾滋病人的自救,而《我不是药神》则更直面社会的现实问题,看病太难了,太贵了。坦诚的说,我是敬佩程勇的,但我并不认为应该鼓励他的行为。正版药是贵,但研发针对绝症的药其沉没成本是相当高的。而盗版药的生产是不需要前期的研发成本的,如果不制止的话,大概就没有多少人愿意研发新药了。程勇是违反了法律,但确实需要这样的人站出来。我觉得这部电影最大的意义是能促进有关部门进行医疗改革,或者国家投入大量财力进行医药研发,我觉得这才是解决医疗问题的根本方法。我知道这些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但我相信未来会越来越好的。

首先,我们先来理清楚“正版药”和“印度假药”究竟是什么。“正版药”,又名“专利药”,是指申请专利的新化合物单体药,在专利期间,只有拥有该药品专利或取得专利授权的公司才能生产。专利药的上市,是需要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和时间的,包括前期不断地筛选药物来寻找可能有用的化合物,之后大量的测试来检测其稳定性,还有必不可少的临床试验以观察疗效、不良反应等等。专利药的研制,可能要花费十年或几十年的时间,结果却不一定成功。

影片中程勇走私的“印度假药”,和我们通常所说的“假药”是完全不同的。传统意义上的假药是指不良商家销售的完全没有治疗作用的保健品或普通的抗生素,它只会耽误病情甚至加快疾病的进展,如影片中张长林所卖的假药。而“印度假药“,其实是”仿制药“,是指专利药品的化合物专利到期后,其他厂家所生产的和专利药化合物一模一样的药物。仿制药的生产也是有简单的申请步骤的,需要证明它和专利药具有一样的化合物/相同的生物等效应和有效性。但是,仿制药一般不需要进行前期的研发和临床实验,其成本远远低于专利药。

其实,简单来说,专利药和仿制药的关系类似与书籍的正版与盗版。个人觉得,电影可以稍微解释下“专利药“、”印度假药“、”假药“三者的关系,这样的话可能让观众更能明白情与法的冲突,理解作为警察的曹斌内心的纠结与矛盾。

有人说:“生命无价,但是人类科技的结晶,是有价的。”所以,由于投入成本的悬殊,专利药和仿制药的价格自然存在巨大差异,付出和收获总归是要成正比的。对于患者,药价高,难以承受;对于研发人员、制药企业,相比前期的投入,可能价格并不高。那仿制药为什么在印度是合法的呢?1970年,印度颁布了《专利法》,规定印度本土企业可以合法地仿制跨国制药企业的专利药。考虑到印度特殊的国情,仿制药的生产、销售在印度是完全合法的。

这部电影让我想到了一部美国电影—《达拉斯买家俱乐部》,虽然国家不同、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揭示了相似的问题。《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中的主人公患有艾滋病,通过走私仿制药把生命从30天延长到了7年,并帮助了许多病友。由此更能说明,一些重大疾病的药物价格昂贵,患者难以承受的问题并不是只有我们国家所特有。

一面是正规却昂贵的专利药,一面是便宜的仿制药,我们应该如何选择呢?以下仅代表个人观点。个人认为,首选专利药。首先,它经过严格的研发过程,药效及不良反应较为明确。仿制药和专利药具有99%的相似度,但具体的生产工艺和配料比例可能会不同。不要小瞧生产工艺,拿国产的青霉素和进口的来说,主要的化合物一模一样,但因生产工艺的不同,一个拿到药就可以直接使用,但另一个,在每次使用之前都必须要做过敏试验,因为过敏严重的话可能会引发休克。其次,近几年国家在推行医疗改革,从全民医保到医院药房“零差价”—即医院药房的药物进价和售价完全一致,不收取任何其他费用。从这一点来说,医院药房是完全亏本的,因为有些药物的储存条件比较严格,如需要冷藏或避光等,那这一部分及其他费用需要医院自付。再者,像影片最后“格列宁”纳入医保一样,现在越来越多的药物被纳入医保范围,个人自付的比例在慢慢地减少。个人相信随着国家医疗体制的不断完善,专利药会不再如此昂贵,普通民众也能负担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