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赤壁羊楼洞142个烈士墓曾半个世纪无人祭奠

又是一年清明节,湖北赤壁羊楼洞,142个烈士墓。70多岁的杨宝山热泪盈眶。  “哥,我来看你了……”老人瘫坐在坟头,右手抚摸着石碑,喃喃着。整整60年了,这位来自内蒙古赤峰市的志愿军老战士,终于和同年参军的哥哥再次“相逢”。  让杨宝山寻亲圆梦的人,就是远在千里之外的湖北赤壁市病休老民警余法海。正是因为他的努力,这片墓地才得以被世人知晓,烈士们才有机会魂归故里。  沉睡半个世纪无人到墓地祭奠  2005年7月,处于肾移植术后康复期的余法海,被抽调到赤壁市政协文史委员会做文史工作。“听说羊楼洞有一片烈士墓,不知是红军还是新四军的,你当过警察,先去查查看。”一天,该市政协的领导给余法海布置了这么一项任务。  余法海接连去4次,终于在被当地人称为“老营盘”的小山丘附近的草丛中发现了几个石头墩子,撩开草丛,是一片青石墓碑。

图片 1
余法海抚摸着已经斑驳的碑刻。

  擦净厚厚的尘土,每块墓碑的碑头上都清晰地浮现出“不朽”、“千古”、“永在”等不同的字样,再仔细查看上面的碑文,上面刻着“志愿军”、“烈士”等字样,并记录了每个战士牺牲时的年龄和籍贯以及所在部队的番号等。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烈士墓?余法海心头一热。他四处寻找,逐个观看,发现有的墓碑已经断裂,有的碑文残缺不全。数了一数,有上百个,他的眼泪止不住了。  “我当时既震惊,又痛心。他们的墓碑应该在烈士陵园内让家人怀念,后人瞻仰,可如今竟成了孤魂野鬼。”余法海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安葬在此的烈士没有一个是当地人,他们都是为国家、为和平流血牺牲的。他们都没有留下消息,留下的只是家人无望的期盼和无端的猜测。  经过近3个月的档案查找和当事人寻访,余法海对羊楼洞墓地那段感人至深的往事有了大体地了解。1951年,驻扎在羊楼洞的四野四十军一一九师独立四团离开驻地赴朝参战。独立四团空出的营房组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七预备医院”(野战医院)——医院属团
级建制,下设2处2科3个医疗所和1个护士培训队(又称湖北省军区护士学校)。  该医院前后收治从剿匪和援朝前线转运来的3100多名伤病员。当时前方运来的大批伤病员中,有的因跟敌人拼刺刀而肠外露;有的因肢体被炸断,骨头外露;有的在朝鲜战场上中了敌人的细菌弹。由于当时医疗条件有限,其中142位伤势过重的伤员相继于1951年10月29日至1955年2月4日牺牲,被安葬在羊楼洞村得胜山下一片荒地里。岁月沧桑,尘封的子弟兵英烈和他们鲜为人知的英雄故事渐渐被人遗忘。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从来就没有一个烈士亲属前来祭奠扫墓。站在烈士墓前,余法海一次又一次扪心自问:这些不为人知的英烈,为了人民的利益客死他乡,几十年了,不仅亲人们不知道,甚至也被社会遗忘,不应该啊!142名烈士中还有一名台湾人  由于半个多世纪的风吹日晒,有的

  又是一年清明节,湖北赤壁羊楼洞,142个烈士墓。70多岁的杨宝山热泪盈眶。

  “哥,我来看你了……”老人瘫坐在坟头,右手抚摸着石碑,喃喃着。整整60年了,这位来自内蒙古赤峰市的志愿军老战士,终于和同年参军的哥哥再次“相逢”。

  让杨宝山寻亲圆梦的人,就是远在千里之外的湖北赤壁市病休老民警余法海。正是因为他的努力,这片墓地才得以被世人知晓,烈士们才有机会魂归故里。

  沉睡半个世纪无人到墓地祭奠

  2005年7月,处于肾移植术后康复期的余法海,被抽调到赤壁市政协文史委员会做文史工作。“听说羊楼洞有一片烈士墓,不知是红军还是新四军的,你当过警察,先去查查看。”一天,该市政协的领导给余法海布置了这么一项任务。

  余法海接连去4次,终于在被当地人称为“老营盘”的小山丘附近的草丛中发现了几个石头墩子,撩开草丛,是一片青石墓碑。

  擦净厚厚的尘土,每块墓碑的碑头上都清晰地浮现出“不朽”、“千古”、“永在”等不同的字样,再仔细查看上面的碑文,上面刻着“志愿军”、“烈士”等字样,并记录了每个战士牺牲时的年龄和籍贯以及所在部队的番号等。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烈士墓?余法海心头一热。他四处寻找,逐个观看,发现有的墓碑已经断裂,有的碑文残缺不全。数了一数,有上百个,他的眼泪止不住了。

  “我当时既震惊,又痛心。他们的墓碑应该在烈士陵园内让家人怀念,后人瞻仰,可如今竟成了孤魂野鬼。”余法海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安葬在此的烈士没有一个是当地人,他们都是为国家、为和平流血牺牲的。他们都没有留下消息,留下的只是家人无望的期盼和无端的猜测。

  经过近3个月的档案查找和当事人寻访,余法海对羊楼洞墓地那段感人至深的往事有了大体地了解。1951年,驻扎在羊楼洞的四野四十军一一九师独立四团离开驻地赴朝参战。独立四团空出的营房组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七预备医院”(野战医院)——医院属团级建制,下设2处2科3个医疗所和1
个护士培训队(又称湖北省军区护士学校)。

  该医院前后收治从剿匪和援朝前线转运来的3100多名伤病员。当时前方运来的大批伤病员中,有的因跟敌人拼刺刀而肠外露;有的因肢体被炸断,骨头外露;有的在朝鲜战场上中了敌人的细菌弹。由于当时医疗条件有限,其中142位伤势过重的伤员相继于1951年10月29日至1955年2月4日牺牲,被安葬在羊楼洞村得胜山下一片荒地里。岁月沧桑,尘封的子弟兵英烈和他们鲜为人知的英雄故事渐渐被人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