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日报:曾两度来厦续写父辈情缘鲁迅之子周海婴走了

名人之子的苦恼:不想活在鲁迅光环中  一般人知道周海婴,只晓得他是大文豪鲁迅的儿子,对其本人在科技、摄影等领域的建树,却了解不多。周海婴一生都试图走出自己的路,但“鲁迅”之名太过耀眼,以至于到周海婴去世,新闻媒体还以习惯性在其名之前冠以“鲁迅之子”。  鲁迅病重、逝世的那一年,周海婴年仅7岁。坎坷的经历、特殊的家庭背景,使他待人处事格外小心谨慎。他回忆在北大物理系读书时,同学可以打桥牌、跳交谊舞,他出于好奇,偶尔走去观看,就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什么“鲁迅的儿子不好好读书,只知道打牌跳舞”。  作为名人之后,周海婴对于长久以来人们习惯将他的一切与父亲鲁迅相联系很无奈。他也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到不愿意在父亲的光环下生活。  “我们要靠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成绩,去赢得社会的承认”,周海婴说。一直到他生命的最后阶段,周海婴依然喜欢默默无闻、淡泊名利地工作与生活。

厦门网 日期:2011-04-08

  尽管不想借父亲之名,但作为鲁迅仅有的一个儿子,周海婴还是做了不少与纪念、研究鲁迅相关的工作。他本人曾著有《鲁迅与我七十年》等书。2010年,《鲁迅回忆录》手稿本得以完整面世,周海婴是该书的主编。他透露,那时的版本是“妈妈执笔,集体创作,上级拍板
”的,有不少违背作者原意,被要求改动的“左”的痕迹。而真正能够反映真实的鲁迅一生的书,就是妈妈被“创作组”改动前的“手稿本”。不做空头文学家
一生研究无线电  据《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鲁迅在遗嘱中“希望后代万不可做空头文学家”,这一教诲始终贯穿于周海婴的一生。他的启蒙教育一向顺其自然,不被强迫。小时候,他很喜欢一种叫积铁成像(也叫小小设计师)的玩具。这是一盒用各种金属零件组成的玩具。他用这些零件学会了组装小火车、起重机,装好了再拆,拆了又装,鲁迅总是在一旁鼓励他。鲁迅去世后,周海婴用自己储蓄多年的压岁钱交纳学费,报考南洋无线电夜校,1952年考进北大物理系后开始走上科研道路,最终成为一名无线电专家。他曾担任过中国电子学会理事,一直从事广播电视规划工作。
  周海婴从事无线电事业长达55年以上,家中摆满了所获的各类荣誉证书。  “准摄影家”第一架照相机是借来的  如果不是2009年的《镜匣人间周海婴80摄影展》,知道周海婴热爱摄影的人恐怕会更少些。有人评论说,能够数出他的摄影成就的人,几乎都是摄影圈内人。所以,他总是称自己是“准摄影家”。  周海婴在回忆自己的第一架照相机时说:“有一天母亲比较富裕的朋友借给我一只小方木匣镜箱,由此我正式开始学习摄影了。”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只有一架照相机。他虽然用过不少机型,但手里总是只有正在使用的一架。  对于儿子痴迷于摄影,母亲许广平非常支持。周海婴拍的早期照片都用几本厚厚的黑卡纸老式相册珍藏着,都是许广平帮儿子

生前是厦大鲁迅纪念馆名誉馆长,曾向厦大捐赠父母遗物

永利网址 1

2005年4月7日,周海婴参观厦门大学鲁迅纪念馆。

永利网址 2

  1931年7月31日,鲁迅与许广平、周海婴的全家福。  

永利网址 3

  1949年10月19日,鲁迅逝世13周年纪念日,周海婴向鲁迅墓献花。  

永利网址 4

  2006年4月5日,周海婴在厦门大学校园拣起掉落地上的木棉花观赏。  

  本报记者 佘峥

 
鲁迅的独子周海婴昨日凌晨5时36分在北京因病去世,享年81岁,他生前是厦门大学鲁迅纪念馆名誉馆长,曾向厦大捐赠了父母的一些遗物。

 
周海婴在鲁迅学术研讨会上的“处女秀”,也是在厦大——他通过一篇论文,回答了“鲁迅是谁”,这位儿子希望还原一个有血有肉的鲁迅,而不是永远“横眉冷对”的严厉形象。

  厦大昨天说,已经着手给周海婴发去唁电。

  1936年鲁迅去世时,周海婴7岁。

  2005年首次来厦大   获聘鲁迅纪念馆名誉馆长

 
周海婴曾两次应邀参加厦大校庆,因为他身体原因,坐不了飞机,都是坐火车来厦门。

 
时任厦大党委副书记、副校长的潘世墨昨日向本报介绍说,周海婴第一次来厦是在2005年厦大校庆期间,潘世墨把厦大鲁迅纪念馆名誉馆长的一纸聘书颁发给了他。

 
全国有不少鲁迅纪念馆,不过,厦大鲁迅纪念馆却是全国高校唯一鲁迅纪念馆。

 
周海婴在敦聘仪式上说,当年母亲许广平冒着生命危险把父亲所有的东西都保留下来,就是希望能有朝一日建立父亲的纪念馆。在厦门有这样一个鲁迅纪念馆是母亲没有想到的。

 
这也是周海婴第一次到厦门,他当年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到厦门来一直是他梦寐以求的事,在厦大84周年校庆之时受邀来到父亲当年工作、生活过的地方,他感到十分荣幸和高兴。

 
周海婴曾经听母亲提到过厦门,也曾看过《两地书》中关于厦大的描述,以及父亲留下的厦大照片,他说,他感到这个地方既陌生又熟悉。

永利网址,  2006年第二次来厦大   还原一个有血有肉的鲁迅

 
周海婴第二次坐火车到厦大,是在2006年厦大85周年校庆期间,他出席了厦大鲁迅纪念馆重新开馆仪式,并参加了在此间举行的鲁迅国际学术研讨会。

 
厦大人文学院教授朱水涌两次都负责接待周海婴,他说,他的强烈感觉是,这位儿子希望能还原一个有血有肉的鲁迅。

 
周海婴当时在厦大鲁迅纪念馆重新开馆仪式上说,鲁迅绝不是永远“横眉冷对”的严厉形象,“父亲从日本回国以后,一直从事教育工作,他与学生之间的关系亲密无间,说话风趣幽默,是一个见解深刻、和蔼可亲的中文系老师。”

  他还说,父亲是“一位极有亲和力的谦谦长者”。

 
当时,厦大同时还举办了鲁迅国际学术研讨会,周海婴和儿子周令飞在学术研讨会上发表了《鲁迅是谁》的论文,朱水涌说,周海婴告诉他,这是鲁迅亲属第一次在鲁迅学术研讨会上发表学术见解。

 
那么,鲁迅是谁?周海婴在文章中概括出四点,一是立人为本的思想,二是独立思考,三是拿来主义,四是韧性的坚守。

  在厦“揭秘”   读理科不是父亲遗嘱

 
周海婴是无线电专家和摄影家,有人认为,他是遵照父亲遗嘱——鲁迅生前立下了简洁得犹如墓志铭的七条遗嘱,其中一条是:“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过活,万不可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