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两部片子9分的谍战剧其实很相似永利网址

个人认为虽然此剧也算能看,但还是不如潜伏,其实潜伏也有“bug”,但似乎没黎明之前这么Low和不经推敲,剧中那些多入牛毛很可笑的小失误就不列举了,实在没意思,列举几个硬伤算是解个闷:

永利网址,总共看过两部谍战剧一部《潜伏》,一部《黎明之前》,这两部是在豆瓣中唯二评分上9分的谍战电视剧。可以说算是最受好评的两部谍战电视剧。在看完这两部电视剧之后,发现这两部实则非常相似。

1.
刘新杰的赤化虽然剧中没明确交代,但实在是不合逻辑,潜伏中余则成最初是因为左兰,后来左兰牺牲后余因心向革命勉强也算说的通。但刘新杰实在是没理由,按照剧中他的背景,他是原国军57师的,抗战结束后参加过常德会战且活下来的57师的人本就凤毛菱角早就被奉为国家英雄,被党国当大熊猫供起来。

首先,两部剧都是在一个情报局中展开:《潜》中是军统天津站,《黎》中是军情第8局,都有一个极具领导艺术的大领导:吴敬中和谭忠恕,剧中主要人物是其中的处长们,主角是其中一个处长。主角的特点也非常相似,他们和领导的私人关系都很不错,且一开始的时候都是势力最弱的一个处长,再者工作能力未必高超,但却都会做人的人。另外,两个剧中的其它人物的设置有颇多相似之处,比如都有一个有着强力背景,并且能力不错也很能混的人——路桥山和齐佩林,这两人在失势之后都利用自己的背景东山再起,而不同
的地方就在于,齐佩林更重义气人缘更好,再起之后还是帮助老朋友们,而路桥山则是杀回来寻仇来了,所以二人结局的不同当然也注定了。还有的诸如李涯,马奎,李伯涵等人则是典型精于业务不精于人情,并且还具有野心,连领导也敢下手,最终当然逃不过灭亡,这些人的经历也说明了,想端掉你的领导,光靠能力以及上面有人能告密,而没有广泛的人缘基础是万万不行的。

抗战胜利后更难得的是他还被和他生死与共的兄弟老谭继续在一起供职,老谭还拿他真当兄弟罩着他。更何况收养她的老娘还活着,也就是老谭的亲娘,刘还是个大孝子。如果他是后来被赤化的,那这个背叛的筹码也太高了,虽然剧中没交代,但肯定不可能是因为爱情,因为顾晔佳是后来认识的。如果他抗战之前就心向我党,那就说明他之前和老谭,老谭老娘那些都是在演戏,那刘的演技真是可直接拿奥卡影帝了。更何况,从大浦,老齐的表现明显是跟刘有感情的,那刘如果都是在演戏,那个太不厚道了。

两剧还有的相似的地方在于剧中共产党设计的计谋真的很精巧么?其实在马奎查站长,以及李伯涵告密想要自己当局长开始,这电视剧就已经不只是了国共双方的谍战了,一旦加入了赤裸裸的政治斗争,谁是真的共产党已经没有关系了,有关系只有谁能在这场斗争中胜出,保住自己的官职和利益,那么斗争就需要拉拢更多的人,哪怕你是共产党我也会拉拢。而且在吴站长和谭局长看来,马奎和李伯涵这样的人比共产党还可恨,因为他们直接威胁到了自己,至于什么留下来的潜伏计划,还有什么木马计划,无非就是为了反攻做准备的,反攻什么的关他们什么事,这些事还是让老蒋去操心吧。

按剧中刘新杰也不是很年轻了,因此实在搞不懂他这个年纪,经历和身份的人突然改变信仰图个什么。

其次,再细细追寻两位的主角的成功轨迹,也可以看出惊人的相似:余则成首先极力巴结站长,帮站长捞钱,成为了站长的心腹(即虽对党国有害,但对站长有利的人,认真实践那句“忠于党国,首先要忠于长官。”),另一方面在天津站中发展好的人缘,首先就是示弱,向其它处长表明心迹:我余则成一个小少校,哪敢和你们争副站长啊。之后利用陆、马的争斗成功和路桥山称兄道弟,再之后一起做掉成为站长隐患的马奎,最后不声不响的成为了副站长。
同样的,《黎》剧中刘新杰和谭局长也有着非一般的关系,只是吴和余是帮忙捞钱的金钱关系,刘和谭是生死兄弟的关系,相比之下刘新杰的关系更紧密。然后刘新杰也是示弱,刚开始表示自己是关系户,不好多干事多抢别人的功,然后又利用李伯翰和齐孙二人的争斗站队到齐孙二人一边,利于局长需要制衡,慢慢的也提升了自己在第八局中的地位。
那么对这二人一总结可以发现,两部剧中,主角能屡屡脱险,不断完成任务根本不是依赖什么精巧的算计或者计划等等斗智的东西,而是依靠领导的喜爱和很好的人缘。
在吴站长心中,他舍不得这个能帮自己捞钱,又听话懂事不惹出篓子的下属,最后还要把他绑到台湾继续为自己办事;而在谭忠恕的心底,他同样舍不得刘新杰这个同生共死的兄弟。

2.
第二点,各种证据都已经指向刘新杰还愿意为他开脱。看网上有些人说是因为内部政治斗争的原因更愿意相信刘不是共产党而把脏水泼给李博涵。这个说法实在太牵强。

当然,在细节上两剧的差别还是有的,《黎》的谍战成分更纯粹一些,情节也更紧密紧张一些,《潜》中有更多的喜剧成分更多的生活气息。此外,《黎》中的孙大浦,《潜》中的谢若琳也都是各自不一样的点。但总的来说两剧共同的这种类似于办公室政治的基调则让两部剧看上都更贴近我们的生活,便更加的真实,而这样的特点恰能为观众的内心所接受,这也是这两部剧能获得如此高的评分。

潜伏中站长和陆桥山对马奎是因为马奎档了陆桥山的升迁,且马奎要揭发站长贪污受贿,从上至下从里至外都要整马奎。而此剧李博涵无非就是人缘太差不合群,但几乎所有人都承认李博涵有能力,作风硬,否则站长也不可能那么器重李。李博涵虽然和那个什么次长有个小勾结,但是按照剧中的解释也是后来的事了,而且若没有苗定伟也不会有老谭和次长的交恶。李对局长交给的工作还是办的很得力。潜伏里李崖那么多工作失误,包括绣春楼死了叛徒,放走了教授,被陆桥山设计了那么多次,但站长也并没怀疑他就是共党份子。那么仅仅是水手给设了个局,且并无实际的拿得出手的证据,大部分的都需要联想的坑,就能让大家相信他就是那个卧底?李博涵真是比窦娥还他妈冤啊。

另外,两部剧能作为谍战剧中的佼佼者,和他们的结局的设置是脱离不了关系的,其实一部的剧的结局往往能反映出拍摄者所想表达的一些东西。《潜》剧里还活着的人中个人觉得结局最惨的是翠屏:男人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独自抱着孩子每天只能像望夫石一样等待,而且还不能工作,行动受限制,而这正是余则成所说的那种脑子里充满宗教信仰的人,象打了鸡血一样。
那么结局最滋润的呢?
吴站长无疑,捞得盆满钵满,安全撤退,还带走了得力手下余则成继续为自己服务。不知道导演是否暗示些什么…
而《黎》的结局唯一的不同点其实就在于刘新杰没有被带去台湾,谭忠恕在最后让他自己选择了是走还是留,可能这就是两人之于领导的关系不同带来的吧,前面说过余和吴是利用和金钱的关系,而谭和刘是生死兄弟的关系,自然不会做出绑走自己兄弟这样的事。

3.我觉得黎明之前整部剧应该算是一部男人戏,海清虽是女主但在剧中完全是个打酱油的,不知道是不是为英雄得配个美人才生切进去这么个角色,刘新杰已经是我党忠诚的战士,我党给她配个女伴侣是为了保护他呢还是给他加个累赘?如果想打个掩护也得像潜伏中,过过日子给人看啊。谈恋爱算怎么回事,兄弟还有心思革命吗?海清在剧中承担的任务重要程度甚至比不上阿九他老婆,也不知道我党是不是担心刘新杰搞个碟中谍,安插个海清弄个美人计?亦或者给刘新杰身边插上个钉子盯住他?

最后说到信念,作为谍战剧,其实不能提到信念或者说信仰,而两部剧都有涉及但没有像以往的主旋律局一样到处充斥,拿捏的比较到位。对于正派革命者的信仰自不用说,其实在那个年代,作为革命者的一方敢于牺牲、敢于付出确实来源于信念,那是对新世界的一种信念。而反派的信念也不用说,对于党国还抱希望的都死了,而且在吴站长看来,就是很傻逼的死了。拿吴站长的话来说就是,党国在正面战场的节节败退是我们在这抓一两个共产党能改变的么,这就是看透形势的人,即识时务的人,吴站长信仰的是生活。同样,谭忠恕对党国还有信念么?片中也交代了,谭知道东北守不住了,华北乃至大陆都守不住了,马上要撤退台湾了,并且也知道自己为党国干事,而政客们却一心想着裁撤掉第八局。那么谭忠恕信仰什么呢?他信仰的是自己,是自己作为一个军人的尊严,他不相信政客,也不愿妥协,他要用自己的方式守护自己的第八局以及局里自己的手下自己的弟兄(其实这也算是对党国还有最后一些希望),而且在察觉到水手出现后,对于这个老对手以及老朋友的出现,更激起了他要与之分处胜负下的兴趣。
而《黎》的最后,谭忠恕和刘新杰在水手坟前的对话也很好的阐释了本片对于信念的观点。
以下是两人的对话:

4.
最重要的一点是此剧缺了就是灵魂,几乎人人没信仰。感觉此剧就是为了要捧某个角儿,所有人完全是为了谍战而谍战,所有人都是在扮柯南,赞积分刷智商刷存在,自己刷不过瘾大家互相帮着刷。老谭给自己刷,老谭给刘新杰刷,所有人一起再给刘新杰刷存在。不带这么不要脸吧。都是搞特工的,谁他妈还不懂谁。

刘:现在我们都要走了,而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要回来!

潜伏中,无论正反人物都是有自己的信仰,有血有肉,例如李崖也并不是为了升官发财,他说过,他是为了孩子们都有饭吃过上好日子,谢若林信仰生存主义。站长虽然贪腐,但年轻的时候也是有抱负爱好哲学,只不过后来世故了,但最我觉得他是整个剧最感人的那句话就是他说的,他告诉余则成:不要去想什么战斗,什么潜伏,忘了它!和翠平一起,到一个安静的地方,过日子!国民党没希望了。

谭:你…真的要走么?
(其实这句话就说明了谭知道刘是共产党,不然怎么可能问他走不走,其实这个反问句也表现出谭心中觉得刘新杰不该去台湾)

在最后悠扬的苏格兰风笛中,那哥俩虽然谈了一点过去,现在和将来,也许民国时代苏格兰风笛已经风靡大上海,但不知道为啥我满脑子那句口号:Freedom!不知道配乐这哥们有没有给人家梅尔吉普森付版费。我觉得此处不如直接放哀乐,好汉歌也是个选择,也算是想国内的优秀艺术致敬。

刘:听你的,你要让我走就让我走。(或许这个时候刘新杰还是有去台湾的念头的,毕竟也会对这个大哥有感情)

谭:不,这次还是你自己决定吧。(谭忠恕这时候觉得刘新杰应该自己来决定,根据他自己的信念的来决定,因为谭知道刘如果去了台湾,肯定也不会放弃他的信念,那么就是继续潜伏,意义不大而且很危险,唯一的好处就是一家人能在一起)

刘:其实这几年我都习惯了听你的安排。(真要是听你的安排,我能是共产党么?
这句话表面是大假话,但其实表达的是对这个大哥的感情,兄弟情深,愿意听你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