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追忆篇是要有些勇气的

第一次看《追忆篇》是2002年的秋天,到现在快15年了。一直以来都想就《追忆篇》写点什么,但也一直没下笔——《追忆篇》值得写的东西太多。往往提起笔来,这个也想写,那个也想写,于是便不知如何下笔了。

实在太压抑了,每次看完都郁闷好几天要,真不愿看到剑心那么痛苦的过去。
       说说剧中的椿花,也叫茶花,花语是高洁的理性和可爱的人,又因为茶花凋谢时是整朵掉下来,所以又象征着誓死不分离。我觉得剧中的茶花象征着幸福或者说幸福的陨落。当刺杀清里时,拔刀齐踩者花杀过来,而清里则拼命想抓住眼前的一朵茶花,并出现了巴的幻影,表现了他怎样也不愿放弃即将得到的幸福和要首住要给巴幸福的誓言。与此呼应,巴在被囚时,也看到清里递给她一朵花。清里死后饭冢在他的尸体上也发现了一朵,仿佛是对这个逝去的幸福的祭奠。在剑心前去找巴的时候,出现了山茶纷纷飘落的景象,散落在那些尸体上的的茶花,象征着那些被拔刀齐杀死的以及所有在动乱中死去的每个人的被死亡化为泡影的幸福和他们追求幸福的权利。椿花也代表了剑心和巴转瞬即逝的幸福和他们对幸福的渴望。剑心耳边回响着巴说过的话,不断的呼喊着“去大津吧”的那一幕让人动容。
       喜欢第三卷中,描写剑心与巴短暂的家庭生活。有许多感人的小细节,细腻的描写了巴的内心的变化。比如剑心象一般的丈夫一样给巴买了一面镜子,代表了他们的生活开始像一对普通夫妇一样。巴不再随身携带匕首时对剑心说“我现在是药师的妻子了”的时候巴已经把自己托付给剑心保护并且放弃了报仇的念头。还有萝卜苗蔫了,巴十分伤心。因为他们的幸福就象这幼苗一样脆弱,两个人都竭力去呵护,希望它可以持续的更久。
       关于巴在剑心脸上划的一刀,我觉的是划在第一道的上面象征这段仇恨的化解,不想让剑心背负上过于沉重的人生,或者是她希望她的死可以让剑心得到救赎?
       追忆篇无论从哪方面看都几近完美,堪称日本动画史上的“神作”!

刚刚又看了一些对于十字伤的争论,不外乎巴那句“对不起,夫君”是对谁说的,十字伤究竟有何意义等等。略略把自己的思路梳理一遍,觉得不写下来实在有点可惜。于是这里仅就十字伤这个细节,谈谈自己的看法。

       附上写给剑心的词:满庭芳
       血雨腥风,涂炭刍狗,泣烛凋焰谁怜?舞勺年纪,明日问刀弦。映流云天色重,迷茫路,挥剑魂残。悲飞雪,白梅香沁,诉过往何堪?
       悠山,遥似梦,晨氤缱绻,椿影惚然。篱舍乐田耕,刹那灰烟。梅陨逝芳永在,流浪旅,求索途艰。心归处,暮春樱舞,逆刃与开颜。

最大的感觉:看了这么多争论,觉得大家对剑心的分析日益深刻,却真的把巴想简单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岩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好,先说第一个问题,巴临终那句“对不起,夫君”究竟是对谁说的?历来的答案是1、剑心;2清里;3剑心和清里。
我的看法:仅对剑心,没有其他。
为什么?其实大家的猜想全部源自中文的“对不起,夫君”,而假如我们直接看日文原文的话,就知道这是翻译引起的错觉。
巴的遗言原话是“ごめんなさい
あなた”,其中ごめんなさい是对不起,这个翻译没问题。あなた翻译成“夫君”就出了问题。あなた是日语的第二人称(你),并且特别仅在夫妻间对称时表一种极其亲密的关系。因此巴的遗言其实是“对不起你(夫妻间爱称)”,而译作“夫君”之后,太强调其隐含意,反而无形中将あなた第二人称(你)这个特指给取消了。这句话是巴生命最后一刻倒在剑心怀中,向着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剑心脸对脸说的话。“你”当然只能指剑心。而翻成“夫君”实际将“你”这个特指取消了,那么自然会被不少人将虚无缥缈的清里加进来了。

解释完巴的遗言是对谁说的,我们再看十字伤的含义就有意思了。很多人将巴划的那一刀理解成代表清里复仇,这当然再配合上将“夫君”理解成清里,看似自洽了。其实恰恰是完全误解了巴,同样也是完全没理解巴。
为什么?因为在最后,巴早已不纠结“为清里复仇”,更不会觉得自己有资格代表清里向剑心“复仇”。一部《追忆篇》,不仅是剑心在不断拷问自己,最后找到真正的自己,同样也是巴在不断拷问自己,最后找到真正的自己。只是后一点很多人并未能领会到神髓。
此话怎讲呢?我们复习一下第三幕“宵里山”23:42开始的巴的内心独白,也就是剑心说出“我要保护你”后巴的心理活动,这段极重要——“他死在一个我根本不知道的地方,我的幸福亦随他一同消逝了。我总是无法抓紧眼前的幸福,但那是我自己的错,错在我没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他。那个时候,如果我有勇气……我越想越觉得,如果不去恨某个人,我就会疯掉,于是我投身于刺杀你的计划”——谁是清里之死的责任人?剑心吗?剑心确实是直接杀死清里的人,但真正的最大责任人,至少在巴的意识中,其实早就认识到了——就是巴自己。
清里之死的脉络是清晰的。巴和清里订婚后,清里因为是武家次子(日本是长子继承制,次子无法继承家业),自认为无法给巴幸福,于是投身京都所司代,试图在乱世中搏一番功业,使巴能过上幸福的生活(第三幕宵里山14:48开始),但巴觉得能和清里结婚已经很幸福了,却没有能将自己的心意让清里知道(第三幕宵里山24:55开始).,他其实只要和清里在一起就很满足了(第四幕十字伤07:10开始)换言之,清里去京东冒险根本是一件毫无必要的送死行为(清里不擅长剑术,在动荡的京都又胆当了巡查队这样第一线任务,被杀几乎只是时间问题,不是剑心他也会死在别人刀下)巴已经很幸福了,但她根本没表现出幸福让清里觉得她不幸福,于是为了让巴得到幸福去冒险结果丧了命。巴在理智上认定自己才是害死清里的最大责任人是逻辑自洽的。
这也是后来巴选择恨剑心的原因——“我越想越觉得,如果不去恨某个人,我就会疯掉,于是我投身于刺杀你的计划”——恨剑心其实不是真恨剑心,而是心理作用转嫁责任,骗自己相信自己恨那个杀了清里的凶手,来减轻自责——否则沉重的自责会让她疯掉的。
但当她真正投身暗杀计划,接触到剑心之后,这种自欺其人的“仇恨”实际上让巴的心理起了微妙的变化,善良单纯的剑心让她对自己的这种委过于人的做法产生了对剑心的愧疚和自责,进而在愧疚的基调上随着和剑心的共同生活而生发出爱。剑心和巴的爱情奇妙地以两人同时感到愧疚感到亏欠对方为基础。
所以在双方的爱情升华后,巴也坦诚地面对了自己,清楚地明确自己才是害死清里的最大责任人——而不是剑心。因此,在整个第四幕中,巴都不存在为清里向剑心复仇的概念——这等于将巴退回之前自欺其人的状态中去了。
漫画版在这里的处理其实是相当清楚直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