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临川四宝”与三井文库收藏的艺术价值

图片 1

摘要:碑帖界有名的李宗瀚“临川四宝”重新聚首亮相,以及三井文库收藏的碑帖孤本,堪称此次展览的又一亮点。

唐代虞世南楷书《孔子庙堂碑》乾隆、嘉庆年间拓本。

原标题:临川四宝与三井文库收藏 大开眼界!

虞世南,字伯施,会稽余姚人,官至秘书监永兴公。书法与欧阳询齐名,并称“欧虞”,或称其与欧阳询、褚遂良、薛稷为初唐四大家。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颜真卿特展刚刚落幕,除了展出的举世瞩目有天下第二行书之誉的颜真卿《祭侄文稿》墨迹手卷外,其他书法展品也难得一见。其中碑帖界有名的李宗瀚临川四宝重新聚首亮相,以及三井文库收藏的碑帖孤本,堪称此次展览的又一亮点。

宋代黄庭坚有诗云:“孔庙虞书贞观刻,千两黄金那购得?”可见原拓本在北宋其珍贵。现存此碑的拓片有三种:宋代王彦超摹刻本,因石在陕西西安,谓之“西庙堂碑”,字迹腴润。元代至元间摹刻本,因石在山东城武,谓之“东庙堂碑”,字迹瘦硬。清代临川李宗翰藏本,原为元代康里氏所藏,有谓东西二庙堂初拓合为一本,然笔画与二庙堂多有不合者。据〈增补校碑随笔〉判断,“若非原石也是相王旦重刻之石”。此拓本被称为“临川四宝”之一,今在日本。现藏日本东京三井文库。

李宗瀚35岁得褚遂良《孟法师碑》,38岁得虞世南《夫子庙堂碑》和魏栖梧《善才寺碑》,并在43岁收得隋丁道护《启法寺碑》。隋唐秘妙,真则称丁。虞髓褚骨,魏罕知名。得一已绝,矧四难并。珍逾赵璧,不出户庭。这是李宗瀚得到这四件碑帖后写下的,足见他拥有后的欣喜与珍重。

临川四宝即:唐虞世南《夫子庙堂碑》、唐褚遂良《孟法师碑》、唐魏栖梧《善才寺碑》和隋丁道护《启法寺碑》。这四部碑帖赫赫有名,向为收藏界尊崇,前三部为日本三井财团听冰阁所藏,而《启法寺碑》拓本更号称唐拓孤本,长期收藏于日本私人手中,秘不示人,属首次公开露面。

李宗瀚

李宗瀚(1769-1831),字北溟,一字公博,号春湖。为李宜民长孙,李秉礼长子,过继给叔父李秉仁。临川温圳人,寄居广西桂林。官至工部侍郎,精于书法和鉴赏,系清代著名书画收藏家。他收藏的碑帖中尤以临川四宝夸誉艺林,此次四宝得以重新团聚,共同展出,殊属难得。

虞世南《孔子庙堂碑》李宗瀚藏本 日本三井纪念美术馆藏

虞世南是唐代开国有名的书法家,位尊唐初四大家之首,《夫子庙堂碑》又是其流传最重要的书刻,于唐武德九年(626)十二月开始,贞观初刻成于长安。唐太宗曾命搨取数十本赏赐近臣,可见其对虞书的推崇。可惜原石未久即遭火毁,相传武则天时期命相王李旦又重刻立,亦遭毁佚。现今流传重刻的有两种,一为北宋王彦超重摹,俗称西庙堂本,现存陕西西安,又称陕西本;一为元至元年间山东城武县重摹,俗称东庙堂本,又称城武本。另外宋代重刻还有曲阜刻本,和饶州锦江书院刻本两种,惜无传拓本。

李氏所藏虞世南《夫子庙堂碑》是现存拓本最旧藏本,原为元代书法家康里子山旧物,此本号曰唐拓,但历来专家众说纷纭,无法确证。有学者研究发现,其中三分之一是东庙堂本配补,其余部分既非东庙堂本,也非西庙堂本。相传不是唐初原刻就是相王李重刻,很有研究价值。此次同时展出的还有陕西本和城武本两件整拓,可资参证比较。

褚遂良《孟法师碑》 日本三井听冰阁藏 李宗瀚旧藏本

唐褚遂良《孟法师碑》,贞观十六年(642)刻立,原石久佚,传世仅此唐拓孤本,存776字(中缺二百余字)。此拓经明代黄熊、曹绳武递藏,清道光三年(1823)归李宗瀚,内有王世贞、王世懋、王良常、王文治、陆恭、李宗瀚等人题记,声名远播,弥足珍贵。

魏栖梧《善才寺碑》

魏栖梧《善才寺碑》

唐魏栖梧《善才寺碑》,同为传世仅存宋拓孤本。原石久佚,拓本原本魏栖梧书等字旧时即被人挖去,换成褚遂良书字样,以抬高身价。另外,原唐开元十三年,开元两字由碑文内神龙二字移换,原开元二字未剪失,顺入碑文内。有学者认为或在宋时已伪装褚遂良题款,用以渔利。此剪裱孤本,有明末冯铨题跋两行,安岐旧藏,翁方纲、阮元等跋。翁方纲根据欧阳修《集古录》等书考出魏书,洗出真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