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宠草书手卷赏析《自书五忆歌》

图片 1

图片 2

明代王宠草书手卷赏析《自书五忆歌》纸本,29.3×294.7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这件书卷恣肆纵逸,神彩飞扬。王宠下笔硬挺,只有在转笔的地方稍微圆润一些,所以笔调硬拙峻拔。虽然这是一件今草的作品,但几乎字字独立,字迹又带有章草的笔意,如书卷中的“眠”、“泰”、“裂”等字的捺笔收尾都还保存了隶书的韵致。这件书法是王宠三十五岁的作品,写在质地坚硬的金粟山藏经纸上,更能将王宠起伏顿按、急遽有力的笔法特色表现出来,是他传世的一件精品。

王宠,号雅宜山人,“吴门三家”之一,与祝允明、文徵明齐名。其人品高旷,神韵超逸,惜体弱多病,英年早逝。

探究王宠书法的“疏淡”,实来自于其独特的人生际遇、品行修养和审美追求。

王宠自正德庚午至嘉靖辛卯,凡八次应试,均未中。在王宠周边不达的友人中,有的选择了放浪形骸,如祝允明、唐寅与陈淳;有的选择了忍耐,如汤珍;有的选择了隐居,如陆治。王宠选择了隐居,潜心诗书,逍遥林下,二十年读书石湖之上,讲业楞伽山中。正如其《行书札》中云:“家中虽贫落,越溪风景日增日胜,望之如图画,独此一事慰怀耳。”书为心声,自然地,王宠的这种“不激不厉”的心境折射到了在他的笔下——疏淡空灵而又逸笔草草。这种讲究技巧而又自然流露的书法功力与萧散洒脱的雅玩心态,正是他科考屡次应试不第,进而沉湎于书画、寄情于山水的结果。

今天就来讲一讲他的经典之作《自书五忆歌》。

王宠《自书五忆歌》原大高清宣纸复制